解名缰 鸟倦飞

清白之年

2017 年 05 月 01 日 | 分类于 生活

朴树出新歌了。我并不属于那种“等了14年”的歌迷,只是遇到有才情的歌曲就会喜欢上。这次的新专辑主打的是《清白之年》,简单的歌词和旋律,但是有才情。

专辑在网易云上首发,只要15元,非常良心了。结果 APP 准备好后告诉我海外无法支付,真是想花也花不掉。Youtube 上听了试听版,下次回去一定把欠下的补上。

清白之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或许是清澈的面庞,与飘飘的白衣,又或许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白月。但无论如何,清白总是一张刚铺开的画布,留下无数种可能。

时间给一个人留下的可怕痕迹,就是从前他会想“我将得到什么”,而未来他会想“我还拥有什么”。进大学之前常常会幻想,将来的几年里会遇到哪些有趣的人,有趣的事,而现在十年过去,操心的事怎么就成了如何精打细算,把简历上的每一项指标兑换成找工作的筹码。清白之年里的一缕缕期许,不知如今往后可还找寻得到?

今年的主要目标就两个字,毕业。但是越接近这个目标,就会越发感到一种无力感。并不是说担心毕不了业,而是觉得自己有愧于从前的自己。害怕有一天,我渐渐停止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开始计算自己的极限所在,慢慢变得精明而无趣。我向来自认为是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记录下类似的这种文字,就是想时不时提醒自己,路可能越走越窄,但无论如何也要在画布中留下几处清白。

人随风飘荡

天各自一方

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此生多勉强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

低唱语焉不详

订阅 评论RS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