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名缰 鸟倦飞

寂寞沙洲冷

2017 年 03 月 31 日 | 分类于 生活

前几周的时候放春假,跟几位小伙伴自驾出去玩。开车坐车的无聊时间自然是要放歌【插播一条段子,当某小伙伴对司机喊了声“放歌吧”的时候,我附和了句“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然后全车人开始刹不住车背起诗来了……】,途中某个时候放了周传雄的《寂寞沙洲冷》。

我突然意识到,虽然我知道这句话是来自苏轼的一首词,但其实我对词的全文已经完全没印象了。之后突然又想起这事,于是就上网搜了搜。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这首词的意境很容易让人想起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都是以鸿雁的故事为旨,咏其心志之高。从故事的结尾来看,似乎还不如雁丘词之悲壮,然而令我感到惊奇的是,这首词相传还有一段序:

惠州有温都监女,颇有色。年十六,不肯嫁人。闻坡至,甚喜。每夜闻坡讽咏,则徘徊窗下,坡觉而推窗,则其女逾墙而去。坡从而物色之曰:“当呼王郎,与之子为姻。”未几,而坡过海,女遂卒,葬于沙滩侧。坡回惠,为赋此词。

此序的真实性尚有疑问,但如果真有这段往事,那么和这首《卜算子》合起来,顿时觉得其文字的重量多了好几分。苏轼啊苏轼,你到底是想写孤鸿,还是奇女,还是你自己呢?或许作为读者,多少都有一份私心,希望这个故事是真的吧。

但不管怎样,词人似乎都想要回答,或者可能已经回答了一个问题:雁冷沙洲,到底值是不值?温氏女郁郁而终,到底值是不值?自己不愿与世同流,到底值是不值?

有些事情可能永远无法衡量得失,只能说有选择便有代价,有些人付不起,有些人担得下,有些人赢生前事,有些人得身后名,仅此而已。

又及:写这篇博客的时候几乎立马定了这个标题,但立刻就发愁英文短链该怎么写,想着总不能直译吧。后来突然想起来在央视的一个节目《郎读者》里有一位许渊冲老先生,节目介绍说他翻译了许多唐诗宋词,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网上搜了搜他的译作,其中果然有这首《卜算子》:

From a sparse plane tree hangs the waning moon

The water clock is still and hushed is man

Who sees a hermit pacing up and down alone?

Is it the shadow of a swan?

Startled, he turns his head

With a grief none behold

Looking all over, he won’t perch on branches dead

But on the lonely sandbank cold

绕了一大圈,结果回到了起点。

订阅 评论RS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