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名缰 鸟倦飞

周记(四)

2015 年 12 月 19 日 | 分类于 生活学习中

上周的周记缺了一次,原因是期末最后的这两周基本上是在各种死线中度过的,于是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去写博客了。

其实上上周有好几条突如其来的消息。谢老大之前身体不适,前两周一直在医院检查,直到这周一做了一晚上手术,向师姐了解情况后,得知最后问题不是太大,应该能很快恢复。也是两周之前,瑶总滑雪摔伤,经过前前后后的诊断,需要一个来月的时间恢复静养,其中滋味必然不好受,希望伤痛能尽快退去,新年无忧无虞。还有一条挺沉重的消息,是两周前陈博士在微信群里告诉我们的。当年和我们一起入学的有位瑞典小哥,他在13年暑假的时候去南美旅游,结果被报失踪,再也没有回来。陈博士偶然在浏览相关报道的时候发现今年5月份有更新的消息,说是他的遗骸被找到了,与当地的黑帮有关。这种在电影里面出现的情节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人,一时还难以接受。

负能量过后,生活依然还在继续,忙碌了两周,把剩下的期末报告都写完之后,今天就算是进入假期了。

周二和导师见面,闲聊的时候不经意提到了主动性的问题,他说读书期间要学会主动一点,如果有机会就应该多把自己做过的东西展示出来,之前十月份的时候他让我参加泛华统计协会的Poster比赛就是这个原因。他说这种类似的比赛有很多,如果有一些成果都可以投出去试试,拿不拿奖是其次,关键是要学会怎么让别人更多地了解你。

在这一点上,我确实得反思一下。很多时候我会觉得宣传自己是一件没有必要而且有些难以启齿的事,所以很少会主动跟别人介绍自己的能力或是成果,为此身边的朋友都或多或少觉得我过于低调和谦卑了。任何事情推到极致都是有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达到一个平衡,导师和朋友的劝诫我都记下了。

说起这事是因为和另一个话题有关。之前谢老大跟我提起过好几回参加John Chambers奖比赛的事,而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值得参赛的作品,所以并没有太上心。当天听了导师一席话后,觉得确实得有所行动,所以就决定拿暑假写的一个软件包参加比赛。虽然我对结果并不抱什么希望,但我发现给自己人为地加一个截止日期,不管有意无意,都能极大提高工作的效率。事实上比赛当天就要截止,于是我一整晚都在写各种文档,完善一些细节,最终在截止前一个小时把申请投了出去。

参加这个比赛给我带来的另一个收获是它促使我做了一些之前一直想做但就是没有动力去做的事,比如给写的这个软件做一个网站。因为申请材料的篇幅有限,所以很大程度上得依靠材料之外的媒介对参赛作品进行描述,而网站一般是首选。由于前一阵为了做R会议的网站搭过一个简单的框架,所以这次上手也很快,我对做出来的效果也比较满意。让我有些吃惊的是,谢老大在第二篇周记里留过言,说“做一个好看的网站,看起来不务正业,却是有实在产出并对将来能产生影响的事情,所以是看起来没用但重要的事情”,不想这么快预言就成真了。

忙完这许多事情,算是可以稍微休息一阵了。今年村里的冬天很反常,气象温和,阳光常在,下午坐在书桌前,发现窗台前的花草在卧室墙上投出了一道映像。素影参差,年光催度,希望亲朋好友都能在年底有个完满的收官,把不如意之事放在旧年,给马上到来的2016一个崭新的开端。

影

订阅 评论RS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