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名缰 鸟倦飞

周记(三)

2015 年 12 月 05 日 | 分类于 生活学习中

周日在朋友家吃火锅,其间Z同学喊了句“藕下了啊”,我便调侃了句“这话在好多年前的 BBS 上就是我要下线了的意思”,然后W同学评论说暴露年龄了,于是接下来又互相聊出了更多暴露年龄的典故,像是多图杀猫,九城社区,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小小,Showgood 之类。这么列举一下,发现2000年初的网络文化其中很重要的一支就是 Flash 动画,而这其中 Showgood 毫无疑问是当时中国 Flash 界的主力军之一。

第一次听说 Showgood 我记得是初中的时候去P姑娘家玩,她推荐了大话三国系列中的某一部作品给我看,当时我就被那部动画的画风和搞笑台词惊艳到了,后来家里能拨号上网,就自己去 Showgood 的网站上看,现在依然还有印象的就是三集左右的《千里走单骑》,还有后来的《小兵的故事》。下午回到公寓后特意又搜了下,发现 Showgood 这个网站居然还在,只是已经成了一家做互联网儿童教育的创业公司。尽管已经改头换面,但进网站后迎面那句“这些年,你们还好吗?”还是让人唏嘘不已。

但其实在我心目中真正的 Flash 神作还是小小系列,也就是当时风靡整个 Flash 界的火柴人动画。我至今还记得小小的域名是 xiaoxiaomovie.com,用 whois 查了下,并没有被注销掉,只是网站已经无法访问了。小小的影响力之大,我清楚地记得曾经玩过一个英文的 Flash 格斗游戏,里面可选的角色是各类美国的超级英雄和日本的动漫角色,但列表中赫然有着 Xiao Xiao 的名字。可惜后来再想找到这个游戏,就如同大海捞针了。少年时的记忆就像是擦肩而过的路人,偶尔留下一抹难忘的影子,又很快地融入到黑压压的人群中,再不见踪迹。

初中那会儿大概就是受众多 Flash 动画的影响,曾经痴迷过好一阵的 Flash 动画制作,那时每次去书店都会瞄一眼有没有关于 Flash 的新书,有合适的就买回去学习里面的例子。这种痴迷当然是在某个时候戛然而止,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它对我的影响却几乎一直存在。大一下学期,计算机公共课上老师讲了几节课的扩展话题,其中之一就是 Flash,还留了作业,让大家自己做一个 Flash 动画,上传到作业系统中,而且互相可以投票,选出最受欢迎的十件作品。当时这个作业几乎重燃了我初中时学做 Flash 的所有热情,虽然技术一直很渣,但却乐此不疲,拿鼠标一点一点画背景画角色画时间轴,简直就像是从当年穿越过来一样。后来我提交的动画拿了个第二名,我确信它至今还保存在我某个移动硬盘中,只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出来了。

现在回想一下 R2SWF 诞生记,虽然当时 Flash 早就开始没落,快被 HTML5 取而代之,但依然花了这么多时间来维护这个包,是不是潜意识里也在向那个辉煌的 Flash 时代致敬呢?

怀旧结束。这周干了一件正事,就是在传海的课上讲了一下 Spark 上 ADMM 算法实现,幻灯片放在了这里。周日是感恩节假期最后一天,下午收到邮件说让我们第二天讲,我和队友Z同学顿时就吓傻了,因为当时幻灯片还没做。幸好10月份的时候秉帅让我在南昌R会上做了一个关于 ADMM 的报告,大部分的片子都可以直接翻译一下拿来用,所以秉帅真是救了我一命呢。当然到了周一的时候,有另一组的三位大神救场,我们的报告被安排在了周三,讲出来效果还不错。

这年头技术更新太快,但大部分都是知易行难。像是 Spark 和 Scala 这些,在各种报告中幻灯片中看到的是一回事,实际做起来就是另一回事。没有亲自尝试一遍,完全无法理解各种细节上的琐碎。现在来看 Scala/Spark 上许多重要的库还不是非常完善,但其实只要有需求,有活跃的开发者和社区,相信短板都会慢慢补上。如今的江湖风起云涌,各大门派雄据一方,且看未来将如何变幻。

订阅 评论RS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